多彩贵州行中国首个黑颈鹤繁殖保护地:环境好坏由野生动物“投票”国家一级濒危珍稀植物:落叶木莲

《奇妙的朋友》再遭国际组织谴责 回应:没违反法律法规|谴责|世界自然保护联盟

冬天在家水培菖蒲风信子水仙,耐寒又好养,大赞!~
人民日报海外版 水仙飘香漳州城
科学家发现会游泳的猿类更有可能进化成人类
《奇妙的朋友》再遭国际组织谴责 回应:没违反法律法规

2015年03月24日 18:31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祖薇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220人参与 165评论

《奇妙的朋友》节目图

上周三,科普网站果壳网编译的一篇外文报道称,国际动物保护组织“世界动物园和水族馆联合会(WAZA)”发表声明,谴责湖南卫视动物明星真人秀节目《奇妙的朋友》,并呼吁类似节目立即停播。一天之后,该节目制片人严典雅回应称“节目的每一个设置都没有违反关于动物的法律法规,也没有违背动物的生活习惯”。不过,回应并没有平复此前的争议。

“动保”节目遭遇动保人士抵制

WAZA在声明中称,《奇妙的朋友》让黑猩猩和红毛猩猩穿上人类的衣服,把它们塑造成“可爱的宠物”。为了制造“娱乐性”的故事情节,这些动物被置于多处压力巨大和有害的场景中。“将猿类展示在非自然的、拟人化的场景中,会让观众认为它们并不濒危,甚至暗示它们是绝佳的宠物。”根据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的濒危动物红色名录,黑猩猩被评级为“濒危(Endangered)”,其野外种群数量正在锐减。WAZA认为,诸如《奇妙的朋友》这样的电视节目广泛播出,只会让大猿宠物贸易需求进一步上升。声明同时谴责参演明星李宇春,作为WWF(世界自然基金会)形象大使参与推广了这些有误导性和不人道的做法。

这不是“奇妙”第一次遭遇此类批评。1月24日该节目开播时,亚洲动物基金会微博称,国家林业局在1月9日发出紧急通知,其中明确要求“严禁游客与珍稀濒危野生动物的近距离接触”,并@奇妙的朋友官微。随着节目播出,更多环保组织加入对节目的声讨队伍。他们指出的主要问题是该节目让明星与野生动物亲密接触违反国家林业局的禁令,而节目中让野生动物穿衣服等将动物人格化的叙事方式违背野生动物福利。2月24日,微博名为“谯姑娘”的网友罗列了抵制《奇妙的朋友》的六个理由,其中包括不能站在拟人化的角度去看待和对待动物,给猩猩穿衣会引发其认知障碍;野生动物身上的疫病涉及公共安全防护,黑猩猩是埃博拉和艾滋病毒的来源,动物表演虽然满足了人类,但会伤害动物的肉体精神到族群。2月25日,曾经在非洲做过多年灵长类研究的果壳网进化人类学博士谭竞志进一步指出,该节目在细节处理方面的不当,比如“节目中有个环节是带小黑猩猩和父亲相认,而实际上,雄性黑猩猩有两个‘黑暗’的本能—惧外和杀婴。”“在一期节目中,面对前来为自己检查身体的医生,小猩猩在逃脱明星饲养员的怀抱之后,浑身抓挠,字幕组也打出‘浑身好痒’的字幕。实际上抓挠是反映出黑猩猩的焦虑,节目组没有对此类信号进行正确解读。” 谭竞志指出,“不理解对方的‘天性’,你的爱会转变成伤害。”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中国社科院法学所教授常纪文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中,也对该节目进行了批评,认为节目给猩猩穿衣、与猩猩睡觉等行为是贸然将野生动物纳入人类社会,没有考虑动物的感受,很不科学。“娱乐明星在满足观众好奇心和猎奇感的同时,伤害了野生动物,破坏了野生动物的栖息环境,不符合野生动物保护法的立法目的。”

节目组回应,争议不能掩盖初衷

3月19日,《奇妙的朋友》制片人严典雅首度回应外界质疑。她认为,节目要让大家看到人跟动物能够建立感情,让人们知道要爱护它们……动物的话题一直都会有争议,但是争议不能掩盖做节目的初衷,“我们的每一个设置都没有违反关于动物的法律法规,我们保有很好的初衷,没有违背动物的生活习惯,我们在拍摄中都做到了这些”。 至于WAZA对李宇春的谴责,严典雅表示:“春春是抱着观察的心态来的,因为她是自然保护组织的代言人,所以很想看看动物是怎么生活。大家能看到她是一个非常努力付出的人,我相信她在节目中的体验,足以让她抵御外界的误解和争议。”

回应并未平复争议

不过,回应并没有为争议画上句号。“不违法”不代表你做的一定对,“没有违背动物的生活习惯”也需要更权威的专家给出定论。事实上,果壳网一篇文章里介绍,1980年代,台湾一档颇受欢迎的节目找来一只红毛猩猩幼儿当嘉宾,引发追捧,最终却造成多达1000只猩猩被成功走私到台湾卖作宠物,其中多半因为气候不宜或照顾不周,在5年内死掉—这说明初衷美好,但细节有差同样会造成伤害。更何况出现在节目中的大象、猩猩、长颈鹿等动物在欧盟的动物园行业标准中都属于一级危险程度,“必须采用物理隔离手段,避免与公众直接接触”。—如果按照节目期待让人与它们建立感情,更可能害它害己。

把野生动物拉入真人秀,不仅需要美好的初衷,跟需要专业而科学的对待方式。在社会尚未对这种对待方式达成共识的情况下,还是把倡导关爱野生动物的工作交给纪录片吧。文/本报记者祖薇

责任编辑:多彩贵州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