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彩贵州行教出乐观的孩子, 发现教育的真谛清华积极心理学中心:疫情期间国人更有意义感,希望、善良、公民精神等品格变强

积极心理学之父:学会了这几招,让你的孩子远离悲观,乐观自信

不去羡慕别人的生活,稳稳地活出自己的幸福
坚毅背后的秘密:从Happiness到Well-doing
积极心理学公益读书会第1期:《积极情绪的力量》

大家好,我是爱读书的张妞。2020年计划带领大家精读10本育儿书。一月第一本:《教出乐观的孩子》。

为什么选这一本书,在很久前听书的时候,就觉得里面的观点、方法都太棒了,它不仅仅教会我们怎么教出乐观的孩子,还让我们看到自己身上残留的那些悲观的影子,学着去修正那些有所偏差的观念,让自己,先成为一个乐观的父母。

当我打开原书,我才发现,这样一流的作品,原来是出自一个大师级的人物——心理学家马丁·塞利格曼。

马丁·塞利格曼是谁?一个写入教科书的人物。一个26岁就被评为心理学教授的传奇人物(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心理学教授)。积极心理学的创始人:积极心理学之父。

图片来自网络

什么?没听说过?

大名鼎鼎的“习得性无助”这个实验总听说过吧?

和我一样,学过教育学、心理学的同胞们,一定都对这个实验不陌生。

这个实验为什么让大学时期的我如此印象深刻?

因为这个实验仿佛就是在说每一个普通的你我,在窥探人性最致命的弱点:

当一个人相信了自己注定会失败,即使出口就在眼前,他也会坐以待毙。

就是说,一个人只要习惯了失败,像习得所有行为习惯一样习得了“无助”这一悲观心态,即使面对成功几率很大的事,他也不会尝试了。

换句话说:天助自助者。

之前我以为这个实验的意义在于,我们要尽量避免受挫,这样就能降低习得无助的可能性。就像实验中的那只狗,它是在接受了无数次电击后才绝望的,才失去逃脱的勇气的。

可多年后当我翻开《教出乐观的孩子》这本书,才发现,自己的教育心理学,确实学的不咋滴啊。

作者在书中详细解释了当时做这个实验的动机。

起初,他们只是想做一个实验,来证明巴普洛夫所证明过的条件反射。

注:巴普洛夫的条件反射实验

在一只狗面前,多次反复同时呈现肉(奖赏)和铃声(情景刺激),铃声这个中性的刺激就能和分泌唾液建立起条件反射,以后即使没有出现肉,只要铃声响起,狗也能分泌唾液。

图片来自网络

以这个著名的条件反射理论为依据,塞利格曼企图预想自己的实验结果是:

先让狗习得电击(惩罚)和铃声这类中性刺激之间的联结,然后当狗跑到箱子的另一边时,电击消失。最后狗狗会习得逃避惩罚(电击)这一行为。

然而这个实验刚开始,就遇到了卡点——当电击出现时,狗狗想都没想过要逃,而是呆在原地,消极而被动地承受着一切。

这样的结果让塞利格曼打开了心理实验的新视角——

长期以来,行为主义理论认为,所有动物,包括人类,都是刺激—反应的机器。

而这一实验却证明了,行为不一定都是由具体的刺激——电击所致的,抽象的“无助感”和想法——“我的努力没有意义”,才是导致狗狗消极应对的根源。

那么,问题来了,怎么打破“无助感”和被动消极行为的联结?

要知道,“无助感”的产生,有可能是抑郁症的源头,解决了这个问题,将会是临床心理学中攻克抑郁症的一大突破。

由此可见,塞利格曼的实验在当时引起那么大的轰动,也是理所当然的。而正是这次实验引起的学术讨论,让塞利格曼找到了新的突破口。

从“生理免疫”到“心理免疫”,从发现“无助”到找到预防“无助”之路

让我们把镜头拉回马丁·塞利格曼刚出生时。

塞利格曼出生于1942年。那个年代,小儿麻痹这一高度急性传染病堪比核泄漏,时刻危及无数孩子的生命。

塞利格曼亲眼见过幼时的玩伴因患“小儿麻痹”而被隔离,从此无缘棒球梦,并早早离世。

直到1954年,医学家乔纳斯·索尔克发明了“小儿麻痹”疫苗,小儿麻痹症才得到了有效的预防和控制。从此,索尔克也成了马丁·塞利格曼崇拜的偶像。

30年后,1984年,马丁·塞利格曼和自己的偶像见面了。

此时,马丁·塞利格曼是一位实验心理学家。因为习得性无助的实验引发的争议,乔纳斯·索尔克作为一名免疫学家也参与了进来,并给了塞利格曼一个新的视角:

从前,我们通过打预防针来免疫疾病。那么今天,我们就可以实现“生理免疫”到“心理免疫”的跨越——给更多悲观的人,打一剂“心理预防针”。

事实上,马丁·塞利格曼也一直走在“研制”悲观心理“预防针”的路上。

他们为狗狗建立了习得性无助的免疫系统:先让狗狗习得逃避电击的经验,下次遇到电击时,狗狗就有了对电击的“掌控感”,明白该怎么做,就可以逃避电击。然后他们强化这一掌控行为,只要狗狗采取行动,电击就会消失,如果消极应对,则不会有任何改变。最后,他们惊喜地发现,有了充分的掌控感后,这些建立起“心理免疫”的狗狗再也不会向无助屈服了,即使后来遇到无可逃避的电击,他们也不再被动,而是更“乐观”,更“积极”,有了更强的行动力。

至此,预防抑郁的这一剂“心理预防针”初见雏形。

我们看到,在“心理免疫”的实验中,有三个核心词汇——预防、掌控感与强化。

01 如何预防?越早越好

据调查,13岁的青少年中几乎有1/3有抑郁的症状,在高中毕业生里,有近15%的人都经历过一次抑郁症状。

但其实,孩子的掌控感、自信心建立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它可以追溯到刚出生时。

初生的婴儿,几乎是被无助感所笼罩的。

他无法控制妈妈的来去,也无法确定自己的基本生理需求能得到回应。

他用哭声表达自己的需求,用吸吮妈妈的乳汁来获取最原始最本能的掌控感,用眼球的随意转动来捕捉、了解这个陌生世界。

当妈妈也用本能去回应孩子,用无条件的爱滋养孩子,孩子就能不断扩展自己的能力,以获取更多的掌控感。

等到了三个月大,孩子开始随意地舞动四肢,双手会去抓取眼前的事物。随后学习控制自己的肌肉、关节:抬头、坐立、翻滚、爬行、咿呀学语,直到学会走路、说话。

对于两岁前的孩子来说,给他们提供安全的环境,给他们体验、尝试、挑战的机会,他们就能顺利度过学步期,获得掌控感。

02 帮孩子获得掌控感,具体应如何做?

对于学步期的孩子来说,自由、信任、鼓励已足够。

举个例子,我一个闺蜜的儿子和我女儿差不多大,出去玩的时候,她儿子遇到新的挑战总是退缩,大概就是那种“我觉得我做不到”的“无助感”,看到我女儿活泼好动到处探索的样子,她总是很苦恼。

追溯到两个孩子的学步期,我们的养育方式是截然不同的。

都是老人带的孩子,从女儿学爬到走路,我爸妈基本都没怎么管过。

在家,就给她放爬行垫,周围一圈安全围栏,玩具丢里面,任由她在里面摸爬滚打,直到有一天她开始尝试拉着围栏站起来,扶着围栏一圈圈地走,最后学会了开门,我们就知道这里再也关不住她了。

于是我撤掉围栏,干脆连爬行垫也收起来了。给桌角、柜子角、沙发脚等尖锐的地方贴上防撞条,继续任由她自由爬行。

其间父母也提过要买学步车、学步带之类的,但我以让二老轻松一下为由拒绝。其实我知道,只要保证安全的前提下给她自由探索,学会走路迟早的。

果然,女儿从客厅爬到厨房,从厨房爬到卧室,再从家爬到了小区院子。她从扶着沙发小步挪动,到扶着这把椅子“哐哐哐”迈到附近的另一把椅子,再到从我的怀抱,奔向外婆的怀抱。最后学会走路。

整个过程,我父母和我,除了站在孩子身后,防止她磕倒,或者当她摔下时教她自己爬起来,予以安慰鼓励外,似乎都没做什么。

但就是这“没做什么”的自由,让我们看到孩子脸上那“我能行”的坚定表情,也和孩子共同体验了不断突破成长的喜悦。

相反,我闺蜜家的外公外婆,在带孩子时候小心谨慎得多。

学步车学步带都齐了,孩子想去哪不重要,重要的是大人愿意拉着他去哪。这样万般呵护下,孩子好不容易“学会”了走路,大人倍感心力交瘁。

虽然从时间和结果来看,她儿子和我女儿并无太大差异。但当去游乐场滑滑梯时,当到了陌生的环境时,当不小心摔倒、受挫时,我女儿表现出来的总是“试一试,我可以”,而她儿子表现出来的是更多“妈妈可以帮我吗?”“我不太确定我能行”。

心理学者武志红也曾举过类似的例子:一个刚学爬的孩子,面前有一个玩具,他想要够到,却很吃力。

这时候妈妈有两个选择:

一:引导他爬行,也许一开始放近一点,然后再慢慢调远一点,但每次都鼓励他爬过去,拿到后为他喝彩。二:何必那么费劲,直接把玩具给他就行。反正他想要的是玩具,结果都一样。

虽然结果相同,但很明显,两种选择下长大的孩子,所体验到的成就感必定是不同的。

为什么?在塞利格曼看来,只有孩子自己建立起“掌控感”,靠自己战胜了“无助”,才能形成真正的自信、自尊。

让孩子自己拿玩具,和家长代劳,看起来都能达到目的:孩子开心地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即实现了“感觉满意”——情感上的愉悦。

然而,孩子自己拿到玩具这个过程,才能让孩子感觉到自己是“有用的”、“有价值的”,表现出色的——即“表现满意”——行为上、认知上建立起的真正的自尊。

03 教会孩子“表现满意”的方法,孩子才能习得乐观

要知道, “感觉满意”并不是真的满意。

很多父母以为只要尽量避免受挫、保持好心情,孩子就能习得乐观。正如塞利格曼在书中提到的,战后的美国,也曾怀抱着让孩子“感觉满意”的信念,掀起过长达30年的提高孩子自尊心的运动。

结果是,在“感觉满意”时代以及自尊运动开始推行之后出生的人,比20世纪30年代出生的人,患抑郁症的比例要高出10倍。

那时的美国,学校里到处弥漫着对学生自尊心的过度保护与夸张的吹嘘:

“你很棒!”

“你很特别,因为你会……”

“我们为自己喝彩!为自己骄傲!”

……

很多学校废除了竞赛,放弃了智商测试,对考试成绩进行处理,以免使那些得到D的儿童难过……

他们甚至降低教学目标,减轻背诵和作业量,避免孩子承受过多压力而自尊受损。

结果呢?正如塞利格曼在书中所说:

刻意缓和恶劣心情,会使孩子更难体会满意的感觉。

吓阻失败的感受会使孩子更难得到掌控的感受。

减少必要的悲哀及焦虑会使孩子处于罹患抑郁的风险中。

鼓励廉价的成功,会造就出来以失败为昂贵代价的下一代。

我们并不需要给孩子建造一个“温室”。温室里生出的乐观,极有可能是不堪一击的。

相反,直面孩子成长过程中那些必经的挫折,教他们如何应对消极情绪,改变认知与行为,实现“表现满意”,才是孩子习得乐观、走向成功的正确途径。

具体该如何做呢?

首先,看见并承认孩子的消极情绪。

作者在书中举了这么一个例子:

父亲给两个孩子——6岁的伊恩和9岁的瑞秋买了一套积木玩具,姐妹俩兴奋地玩了起来。

瑞秋想要建造一艘太空船,一边说着自己的设想一边做了起来。

伊恩想要模仿姐姐,做一个火箭。可是姐姐的速度太快了,她总是跟不上。当看到姐姐的太空船已经初见雏形,而自己怎么也造不出想要的火箭时,她焦躁不安,并一次次把积木推倒,最后甚至将积木扔向姐姐。

父亲这时候跑来安慰伊恩:

伊恩,我觉得你做得很好!你的火箭做得太棒了!

伊恩这时沉溺在消极情绪,说自己什么都做不好,姐姐才是最好的,自己就是个笨蛋。

而父亲却一味回避和压抑着伊恩的情绪,说:

“不是的,我觉得你的才是最棒的,只要你拿定主意,你就可以做成任何事!”

最后看伊恩已经气馁,焦虑的父亲开始代劳,说:

“这样吧!爸爸来帮你做一个世界上最快的火箭!它是属于你的!”

伊恩悻悻地回答:“好吧!你帮我做一个,我做的从来不会成功。”

我们可以看到,例子中的父亲急于帮助伊恩树立信心,于是不断强调“你能行”,却忽视了伊恩那已经产生而无法消减的消极情绪。

事实上,消极情绪是把双刃剑。在回避消极情绪,小心保护孩子的同时,我们也削弱了坏情绪可能带来的好处。

坏情绪是一个警报。正如例子中的伊恩,她的焦躁不安其实是一种提醒:提醒她有做得不够好的地方,会有不如自己姐姐的时候。直面这个警报,也许会让孩子和父母经历痛苦,但只有重视这份警报,才能促使我们采取行动去改变。

坏情绪还能让我们产生心流体验。如果父母一味想要给孩子创造好情绪,只鼓励他们做那些很容易就能成功的事,孩子是不会体验到真正的自信、自尊和热情的,也不会产生心流——沉浸在所做的事中,专注得忘记所有。

所以问题并不是出现在挑战及其带来的坏情绪上。当直面坏情绪,同时辅助以正确的方法去解决问题,坏情绪就能促进心流产生,从而引领我们走向成功。

最为重要的一点,坏情绪恰巧是克服无助感的解药。孩子心情抑郁时,有两种选择:一是像例子中的父亲那样,带孩子离开那个环境,帮孩子完成挑战,从而终止伊恩的焦躁情绪。二是停留在那样的情境中,想办法去改变现状来改变坏情绪。

第二个选择,便是掌控感的形成过程。而第一个选择,就是塞利格曼所称的“习得性无助”。

塞利格曼指出,要使你的孩子经历掌控感,必须先让他经历失败、心情抑郁自己不断尝试直到成功为止。

这一切,都是以直面失败和消极情绪为前提的。

现在我们再来看看,例子中伊恩的父亲,其实有更好的选择。

他不必为了让孩子开心而说一些违心的假话哄骗孩子,而应当实事求是:“我看到你总是打搭不好积木,而姐姐却做得又快又好。”

然后与孩子共情,肯定她的情绪:“这确实是件沮丧的事,你都有些不耐烦了。”

其次,教会孩子如何看待失败。

当我们承认了孩子受挫的现实,看到并接纳他的情绪,孩子也许会在这份接纳中自己找到力量,想办法去改变,也许仍然会像例子中的伊恩那样,越发否定自己:

“是啊!姐姐做得真好!而我怎么也做不好,我不能做这个,我不能做成任何事,我讨厌搭积木!”

这时候,父亲应该帮助伊恩分析失败的原因,并对她对自己的全盘否定提出反证:

“是吗?姐姐确实做得要好。可是姐姐在你那么大的时候,搭积木也不能很快就做好,她也尝试过很多次呢!”

“伊恩这是第一次尝试搭火箭,这个任务对你来说也许不简单。但是在这之前,伊恩也自己搭过火车、城堡,都搭得又快又好。你并不是什么事都做不好啊!”

“我记得伊恩第一次学折飞机,第一次拼拼图,也花了不少功夫,但因为不断练习,你现在做这些都很棒,甚至有时比姐姐的动作还要快呢!所以爸爸相信你多试几次就会做得很好了!”

让孩子理解到失败只是暂时的——现在的失败不代表永远的失败,局部的——这里做得不好不代表什么都做不好,并非一成不变的——以前我们也成功过,现在失败以后也有可能成功。客观看待失败,就是成功的开始。

最后,引导孩子对抗挫折,教会孩子克服困难的方法。

对于6岁的伊恩来说,她的无助感也许来源于找不到方法去解决问题,就如塞利格曼在习得性无助实验中看到的那只狗狗,它并不知道如何逃避电击,所以只能被动接受。

所以父亲可以像塞利格曼那样,给伊恩指明一条出路:

“我们来看看你在搭火箭的时候遇到了什么困难吧!好像是火箭头这里的拼接出了些问题,能不能想一想其他的搭法呢?”

“我看到瑞秋搭的太空船很牢固,我们可以问问她有什么诀窍!”

“要搭一个火箭比之前搭火车和房子要复杂一些,不过没关系,我们第一次做可以慢慢来,一点点去完成,我们现在可以去研究一下图纸,或者自己先想一个。等晚上爸爸再陪你试一试怎么样?”

当父母引导孩子想办法,鼓励他付出耐心、拿出勇气时,就是在向孩子传递一个乐观的信念:办法总比困难多。所谓的失败,不过是暂时没成功而已。

而这样的信念,才是帮助孩子走出悲观情绪,习得乐观的“预防针”。

好了,关于《教出乐观的孩子》第一部分的解读就到这里。

在这部分内容中,我们看到,当一个人认定了自己不会成功,习得了'无助感',极有可能悲观和消沉下去,即使出口就在前方也会放弃努力。

而《教出乐观的孩子》这本书的作者,积极心理学之父马丁·塞利格曼向我们指明了对孩子的悲观进行“心理免疫”的方法:

给予足够的爱与信任,多让他尝试与探索,树立起对自己的信心和掌控感。

面对孩子的失败和消极情绪,我们应做到实事求是,引导孩子化消极情绪为动力,教会他克服困难的办法,从而习得真正的乐观。

那么,如何判定你的孩子是悲观的还是乐观的?当面对孩子的悲观心态,我们又该如何应对呢?在《教出乐观的孩子》的下期解读中,我们将一起探讨这一问题。

-----------------------------

爱读书,爱生活,爱成长。育儿路上,让我们一起做学习型的妈妈,和孩子一同成长进步!

责任编辑:多彩贵州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