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彩贵州行积极心理学之父:学会了这几招,让你的孩子远离悲观,乐观自信不去羡慕别人的生活,稳稳地活出自己的幸福

教育海啸

关于个人成长,有哪些特别值得推荐的书籍?
科普|你需要积极心理学吗
择由丨如何运用积极心理面对留学生活

远程教育已经不再是什么新生事物。菲尼克斯大学从1989年就开始了网络学位项目。到2007年底已经有4百万学生至少通过网络教学上过一门课。

但是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事情发生了一些变化。那些精英的、配置领先的大学也已经开始拥抱互联网。就在不久以前,网络课程还只是一些兴趣测试。而如今线上活动已经成为关乎这些学校如何描画他们未来的核心部分。

就在这个周,哈佛和麻省理工筹资6千万美元来提供免费的网络课程。斯坦福的两位教授Andrew Ng和Daphne Koller,则已经筹建了一个公司Coursera,提供交互式的人文,社会科学,数学和工程学的课程。他们的合作伙伴包括斯坦福大学,密歇根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和普林斯顿大学。其他的一些精英大学,包括耶鲁和卡内基·梅隆大学也开始了向互联网的进军。《纽约客》上Ken Auletta的一篇文章引用了斯坦福大学校长John Hennessy关于这些现象的一个总结,“正有一场海啸向我们袭来。”

发生在报刊行业身上的事情也在高等教育身上发生了:征战互联网。

我们当中的许多人在面对此事的时候有点儿战战兢兢。我们会问,线上学习会摧毁作为学院学习经验核心的面授机宜吗?它会有助于业务功能课程的学习以及如哲学这样的很难通过线上模式来消化的课程吗?快餐式的线上浏览会取代深度阅读吗?

如果说少数明星教授可以给数以百万的人讲课,那么剩下的教员该干什么?在这里,学院的标准会是严谨的吗?想让那些学习动力不强的学生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地坐在他们的笔记本电脑这可能吗?又有多少交流方式会流失——手势,情绪,眼神——当你不是坐在一个真实的课堂里与一个职业教师和一群学生一起上课的时候?

这些疑虑已经获得了证明,但是也更多令人乐观的理由。首先线上学习可以让数以百万计的学生有机会接触全世界最好的老师。已经有数万学生学习了杨百翰大学的的Norman Nemrow的会计课程,斯坦福的Sebastian的机器人课程和麻省理工学院的Walter Lewin的物理学课程。

线上课程会扩大美国大学在全世界的影响力。它有益于针对个体学生的资质和爱好来裁定他自己的学习经验。而且线上学习似乎对于语言类和治疗类的教育尤其有用。

影响线上学习的未来的最重要的同时也是最两难的事实是这样的:人脑不同于电脑。我们不是有待被安装材料的电脑硬盘。人们一般愿意向他们爱戴的人学习并记下那些能唤起他们激情的事情。如果你思考一下真实的学习过程,你就可以发现存在着许多不同的过程。这里有接收信息的过程。而当你重新读到或想到一个信息的时候,你会反思它。当你在据理力争的时候你会搜刮脑海中的信息,当信息之间有矛盾的时候,你会去协调它们。最后是综合的过程,正如你会把你在一篇文章或一个观点中所学到的东西组织起来。

线上教育几乎可以帮助学生们完成入门学习。正如乔治亚理工学院的Richard A. Demillo所说,它已经成为一种全球通用的廉价商品。但是它同样迫使着学院们关注剩下的学习过程,那些真正有价值的部分。在线上世界,学院必须努力思考他们将如何通过网络来交流,并将之应用于教学,这是一个复杂的社会与情感过程。

他们会如果将线上资讯与面对面的讨论,辅导,辩论,训练,习作和项目结合起来?他们将如何建立一个可以导致充满活力的学习交流的社会中枢?线上教育可能会潜在地推动学院的价值链条——从简单的传授知识到一些更高层的东西。

在一个混合的线上世界里,一个本地的教授可能将不仅仅会去挑选阅读材料,而且还回去挑选一系列的不同讲座,这些讲座则提供了来自全世界的不同的观点。本地的教授也将更多的做辅导和讨论工作而不是授课。哈佛商学院的Clayton Christensen发现这将很容易打破学术的藩篱,把微积分和化学或者文学和历史合并到一个课程里来。

早期的网络使得文化被激进地民主化,但是在如今在媒体上你到处都会看到一种为品质而作的奋斗。最好的美国大学应当有能力建立一个有吸引力和权威性的线上舞台。

我猜在线上广博的公开空间中,一所大学很容易会进入糟糕的境地,但是它也可能会使那些最坚挺的学校和学生们变得更好。

责任编辑:多彩贵州行